首页 > 故事大全 > 传奇故事 正文
瓜子小姐传奇

时间:2021-01-06 20:16:04

话说在大清年间,在我们永州府祁阳县的仙人山下----也就是在“永州八景”之一的“梅塘烟雨,烟江石燕”百步之遥边上,有一个山清水秀错落有致的大村落。既然村落很大,自然人丁也多,也就从中必然有先富起来的地主或员外老爷。

“瓜子小姐”就出生在仙人山的邹姓大员外家里,芳名红绫!因她家富足,所以山珍海味她吃腻了,时令果糕吃烦了!但她唯独有个奇特的嗜好----就是长年累月的喜欢吃瓜子,而且万吃不厌,加上她天生一张俊俏的瓜子脸,从而得一“瓜子小姐”雅称!是年正值豆蔻年华,美貌才智双全,她有杨贵妃之气度,有王昭君之柔美,有西施之可爱,有貂蝉之动人!更有苏小妹的文思才敏!加之出身富贵,自然气质非凡,她的一颦一笑足以让屋顶的蜈蚣垂涎,地上的野猪爬树!虽然她常年在吊脚楼上的厢房里做女工针线,和丫鬟们吟诗作对,但偶尔的出门郊游踏青或到集市赶墟买胭脂水粉,总是万人空巷,人压死人,脚踩断脚,那个争先恐后,只为一睹“瓜子小姐”的芳容!这时只见她衣领高挺,娇容半掩,和着丫鬟们的莞尔一笑,真是急煞了那些未婚青年和采花大盗的花花肠子!还不时传来你推我搡的争吵和叫骂声----真乃“仙女下凡来,无不瞪大眼”!

更羡煞人的是“瓜子小姐”乃是腰缠万贯的邹员外的独生女,珍视为掌上明珠,疼爱有加!放在手心怕飞,含在嘴里怕化!这样就不知引来了多少想做“乘龙快婿”的公子少爷,秀才农丁!媒婆红娘出个出,进个进,都不合邹员外和小姐的心意!这事说急也不急,他们富甲一方,“好女不愁嫁”,说不急也着急,看着她花容月貌春心思动,已是二八华年,怎不怕招蜂引蝶弄出个流言蜚语来!

不知为何,最近邹员外心事重重,眉头紧锁!只见到他家的郎中换了一个又一个!----难道他们府上哪个身体不适,重病在身!在他们家的男家奴到镇上的大药铺抓药时,呼啦啦的就围上了一大群未婚青年才俊,他们最担心的就是怕“瓜子小姐”染病,那样岂不太惋惜了!他们细细探究一打听----正违了他们所愿,果然是小姐病了,而且病的不轻!附近有名望的郎中都请齐了,方子换了不知其数,但病情毫无转机,恐怕已是病入膏肓。大家听了之后无不摇头叹息,这其中就包括一个衣不遮体打赤脚砍柴买的“乃几”!

“乃几”----就是指年轻还没有婚娶的小伙子!这个“乃几”姓萧,名三郎。家住几里开外的“新彼岭”,家境贫寒,父母双亡!幸得一稍略懂方术的单身堂叔收留抚养。他只能砍柴变卖为生,无钱进学堂请私塾先生念书,但他在砍柴休息歇气时便爬在学堂的窗台上偷偷听先生教课学生吟诗,之后又在地上比比划划,加上他秉性聪明勤奋,旁听也学了些四书五经,唐诗宋词!有一次在偷学时竟被教书先生发现了,引来了那些学生的嘲笑与辱骂,但先生见其双眼炯炯有神,彬彬有礼,虽然衣着寒碜,倒也自己洗得干干净净,打从山上砍柴回来汗流浃背,满脸灰尘,头发蓬乱,但依然掩饰不了他清秀疏朗的面容----虽然无潘安之惊貌,宋玉之帅气。但他眉清目秀,器宇轩昂,也是个古典的美男子!先生反倒网开一面,允许他在砍柴回家路过学堂时可以到里面来听书!,三郎感恩在心,唯以如饥似渴地偷学知识来报答先生的抬爱之德!

当日下午,三郎回家把“瓜子小姐”红绫的遭遇告诉了卧床不起的叔父。叔父因放牛时,忽然“牛抓疯”狂奔乱跳,终因牵制不住从山坡上滚落山崖甩断了左腿,目前正在疗养期间。叔父听话唏嘘不已,但他忽然又大笑:“三郎,我可告诉你一秘方,即可救小姐红绫一命!”,三郎听罢,既好奇又来了兴趣,那么多郎中都无功而返,叔父能妙手回春?这激发了他的怜悯善良之心!叔父叫他到床前,如此这般的与他耳语了一番,之后三郎兴冲冲地两手空空朝邹员外家走去!

大步朝前来到员外家时已是夕阳西下,残阳如血,美景如画。可三郎无心赏景,到了大门前,门仆见他穷酸模样,以为是要饭的叫花子便吆喝赶了出去,回来他再三表明来意,人家还是嗤之以鼻差点笑出声来。几人的争吵声惊来了管家,管家见多识广,深谙江湖人事。在通报了老爷后,老爷喜出望外:“快,快,快把他请进来!”丫鬟领三郎从大门而入,只见庭院深深,雕梁画栋,气派非凡,九曲十八弯的来到了正堂。员外正坐太师椅上,见是个毛头小子,心里难免打鼓纳闷!但他的千金是心头肉,就是“死马也当活马医了”!三郎说他叔父有一秘方可与小姐一试!不但对小姐身体无碍,必保药到病除!员外将信将疑,但事已至此,赌也要赌一把了!

在丫鬟和老爷的簇拥下,他上楼来到了小姐的闺房里,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妹妹侧卧在精美的牙床上,面容憔悴,气色苍白,犹如天上掉下的林妹妹,让人顿生怜惜恻隐之心!三郎也是第一回到千金小姐的厢房里近距离细细端详她,目不转睛竟然忘了自己所来何事!还好,红绫的几声剧咳打断了他的想入非非,员外爷发话了:“小姐已然卧病在床数月,夜不能寐,不思饮食,眼看一天不如一天,请小先生把把她的脉!”三郎回道:“员外过奖了,我只是个打柴的,我也不会把脉,但我叔父交代,小姐并非染了大病,只因她酷爱吃瓜子,而嗑瓜子时势必随口而带出不少的口水,日久天长,一点流失一点唾液精华,从而积累成疾,导致小姐贵体元气大伤,营养尽失,久而久之就性命难保了!”员外听了如梦初醒,紧紧抓住三郎的手:“先生说的极是,那小女现在可否有救?”-----“员外放心就是,待我把秘方告诉与你照吩咐办理就是!”----“快,速拿笔墨纸砚来,先生要开方子了!”员外一吩咐,家奴们就要即刻去办,“不要,不要了,你们只要把小姐吃的丢在阁楼角落的那一大堆瓜子壳,记住了,千万不要把瓜子壳洗了去,原封不动地放在香炉里让它们燃烧成灰,之后用蜂蜜合瓜子壳的灰用开水冲服,一次一调羹,一日三顿,不出三日,小姐必然睡觉香甜,茶饭有味,之后再慢慢给小姐熬一些温补的汤药加强一点营养搭配,不出半月,小姐即可痊愈,重发迷人光彩,也可出门游玩山水了!”三郎的一番话,直说到了老爷的心里,只见他连连应偌,拍手称奇。三郎在详细交代了一番后就要告辞,员外速叫人奉上白银十两,还承诺倘若小姐果真如他所说半月就可痊愈,定当再次登门重谢!三郎走时,不忘再次看了一眼正在悄悄偷看他的红绫小姐,恰巧两人目光正面碰撞,都避而不及羞红了脸腮!童话故事

话说三郎领银回家不忘先在药铺抓了几副跌打损伤的柴药给堂叔祛痛活血,他们叔侄俩相依为命,过惯了清贫如洗的平淡生活,叔叔把钱全攒在那里不敢花,他心想要留下来将来给三郎讨老婆用的!他们依然打柴为生,一切好像没有发生一样,都回归于平静。再说那“瓜子小姐”在父亲的强迫下,闭眼喝了那发黑寡味的瓜子灰,自己的身体竟然真的一天比一天有精神了,果然半个月不到,她又恢复了活泼乱跳的模样,又开心地在他老子面前撒起娇来!慢慢地她容光焕发,是乎比以前更漂亮更迷人了!邹员外高兴得不得了,竟然连自己对三郎的承诺都忘了!好在三郎他们并不是视钱如命的人,一切都没有放在心上!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次年之夏,三郎依然干他的老本行。一日砍柴回来正值烈日炎炎的晌午,他口渴难耐又挑了一担很重的柴火!低头懵懵懂懂地踉跄到了一阁楼下,就地坐在屋檐栏杆下歇气,不时地用毛巾擦拭滚烫而出的汗珠,靠在台阶边不知不觉竟然睡起觉来,他仰头大睡,微微张口!这时,在楼上倒水的丫鬟低头一看:哎,那不是给小姐看病的小郎中吗?于是赶紧进去告诉了正和丫鬟们下棋的小姐红绫!真的是他吗?小姐出来俯身一看:“啊,果真是他”!见他辛苦疲惫的样子,三伏天的晌午还在打柴,连穿了双草鞋的脚都挂出了血,口渴的他睡梦中都在用干干的舌头舔开裂的嘴唇!红绫看在眼里,心疼在心里!于是他顿时心生一计----她退至闺房剥了一个柑子,用针线先穿好了一瓣再用红绳从阁楼上轻轻地吊下去恰好坠在“卖柴乃几”张口的口里!这个大胆的举动引来了丫鬟们的哄堂大笑!“嘘----不要声张,老爷来了饶不了你们!”三郎睡梦里感觉嘴里来了个凉飕飕的东西----不免一口咬下,哇,真甜,真凉快,真解渴呀!他心里暗暗明白,自己恰恰来到了邹员外千金的阁楼下躲荫,没有想到小姐心疼自己,还亲手吊柑子给自己吃!感激之余,诗兴大发就脱口而出:“楼上剥柑地下香,丝线吊柑小郎尝。今日吃了一瓣柑,何年何月结成双。”!正要给他吊第二瓣柑子的小姐一听他在吟诗,而且带有明显的调戏意味!不免心里又羞又气!忽然就趴在云石桌面上嚎啕大哭起来,三郎见自己玩笑开大了于是匆忙离开!丫鬟还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告诉了员外,员外来到小姐阁楼安慰了她,并说一定要给她出口恶气!

事情过去一月有余,表面上看是太平无事,可是员外和管家们想好了一个圈套要好好教训三郎一顿!他们在夜里商量好了,明天早上叫家奴到三郎家送个信,说邹员外府上要他送担大的柴火去。然后在他来的时候,从进门的大门口起直到灶屋的放柴处,延绵百十步都排放好金砖,一个挨一个,暗中派人偷偷监视,只要他在放好柴火后返回时弯腰拾金砖,不管多少,叫仆人们冲上去以盗贼论处,给我用乱棍打残他!好给小姐出口被侮辱之恶气!不出所料,次日接近中午,三郎如约而至,肩上挑了一担大大的柴火,有些吃力地进来了!哇,只见一路上金砖像鲶鱼咬尾巴一样排列在那里,金光闪闪,但他转念一想-----不对,事情蹊跷,大白天的也不要来显摆呀!小心行事好些!于是他一路上目不斜视,堂堂正正地把柴火放在灶膛里,然后镇定自若地大摇大摆返回,在经过正堂的走廊时,他明明知道邹员外还有家奴们都埋伏在那里,准备让自己难堪的。他故意亮了亮嗓子,大声又吟起诗来:“员外金子两面排,闪闪发光惹人爱。卖柴乃几穷旧了,君子不要混浪财。”。哈哈哈,这时的员外和小姐再也沉不住气了,纷纷出来会一会他。邹员外见他眉清目秀,不落俗套,既能出口成章,且有规有矩不贪钱财,心里又有另一番打算了!于是吩咐下去叫小姐下楼有要事要议!员外说:“我看你能说会道,如果你能在七步之内,小姐下楼落地之前能赋诗一首,我就把小姐红绫许配给你!”正说罢,小姐端个小香炉已经三寸金莲来到了楼梯口!三郎和红绫听罢心里都暗喜不已,互相瞟了一眼心领神会,羞涩一笑百媚生!三郎见有如此美事,赶紧答应且字字珠玑:“手捧金鉢过金街,八鼓罗桾罩绣鞋。员外伯伯许配我,丢掉禾枪不寻柴。”!妙----妙----妙。员外大声叫好,并当着大家的面说:“三郎呀,我看你仪表堂堂,才华横溢,又有怜悯善良之心,通过我们的考验而不贪图钱财,加之我早已发现红绫对你有意,况且你又救了她一命,我现在正式把她许配给你,我也心满意足放心极了,从而也了却了老夫的一幢心事!希望你和叔父回家去定个良辰吉日把红绫迎娶过去,日后好好待她,我心足矣!”

从此,“卖柴乃几”萧三郎和“瓜子小姐“邹红绫幸福地结合在一起,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他们曲折的浪漫爱情成为了一段家喻户晓的民间传奇!

真所谓:“瓜子仙姑下凡尘,卖柴乃几有缘分。救命之恩丝吊柑,不贪金钱诗为媒。”

本文链接:https://www.tongxuehao.com/a/59412.html

上一篇: 白浪河的传说
下一篇: 小大夫大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