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大全 > 传奇故事 正文
无刃刀

时间:2021-01-06 20:16:11

一、普度桥

那是一座长长的、窄窄的独木桥。一端连着天柱峰山腰上的几座小村庄,另一端便是车水马龙的小镇。小桥身下,是数十丈深的山涧。这如彩虹般的天桥,极大地方便了两端人们的来往。

小桥这端,一位身着青袍、面容枯瘦的老人缓缓走来,身后跟着一个十五六岁、打扮朴实的少年。

“咳咳……”老人发出一阵阵咳嗽。少年忙走上前来,轻捶着他的后背:“师父,您没事吧?”

老人停止了咳嗽,两眼却死死地盯在了那座小桥上,像是发现了什么。

少年循着师父的目光望去——那不过是一座普通的桥,并没有什么稀奇之处。

“您怎么了,师父?”少年不禁问。

老人没有回答,只是深深地吸了口气,像是闻到了什么气味,然后点点头,径直走到桥边,一手扶住桥头的木桩,倾斜了身子,用另一只手去摸桥板的底面。

少年对师父的举动越发觉得诧异,便走上前去问:“师父,这桥有什么古怪吗?”

老人收回手来,站直身子,像是回答少年的疑问,又像是喃喃自语:“原来这‘普度桥’还在啊!”

“普度桥?”少年眨着一双大眼睛,显然还是不明白。

老人回过头来,对少年说:“咳咳……四十年前,我的师父,也就是你的师祖独孤鸿,用他自己铸造的修罗刀,一举击败了中原武林八大门派的掌门人,成为武林霸主。树大招风,不断有人找他挑战,而他却渐渐厌倦了这种争强斗狠的生活,于是便退出江湖,隐居了起来。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那些人还是用各种办法找到他,要么找他比武,要么逼他交出修罗刀……终于,你师祖不胜其烦,毅然将修罗刀毁掉,自己也皈依了佛门……他回首自己的前半生,杀戮太多,罪孽深重,于是,为了赎罪,他便在这里修了这座‘普度桥’。”

“皈依佛门之后,那些人就不再去骚扰他了吧?”少年不禁问道。

“哪有那么容易!”师父说道,“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修罗刀已毁的事实。江湖中仍有传言,说那把毁掉的修罗刀是假的,而真刀仍在我派传人手中。所以——”

“我明白了!”少年恍然大悟,“所以这一个月来,师父您不分昼夜将毕生所学传授给我,为的就是要让我迎战他们?”

师父点点头:“没错。别说我老了,不中用了,就算我能胜过他们,他们还是会继续找你讨要修罗刀。你悟性极高,又肯吃苦,这一个月来,你的武功修为已大有增进,几乎可以超越为师了。我本可以放心,可是——咳咳……”老人话到此处,有些激动,咳嗽越来越严重了。

“师父,您的肺病又犯了,我扶您去前边店里休息吧?”少年见师父咳声不断,忙扶住师父,关切地问。

师父摇摇头,继续说:“没有了修罗刀,我还是担心这一战……”

“师父不必担心,咱们这几天正在铸造的那把宝刀,您不是说它有着像修罗刀一般的威力嘛!”少年说。

师父点点头,目光盯着桥身,眼里闪过一丝不可名状的怅然。

二、西域双煞

老人名叫段九龄,是修罗刀法的第二代传人,前武林霸主独孤鸿的弟子。独孤鸿皈依佛门后,段九龄便依照师父的嘱托隐居了起来。后来,他收留了这个叫阿钟的孤儿,把自己从师父那里学到的刀法传授给了他。

本以为江湖从此不会再起波澜,可就在一个月前,来自西北关外大漠的“西域双煞”突然踏入中原,接连打伤了中原武林八大门派掌门人,夺走了他们赖以成名的兵器。“西域双煞”听说昔日武林霸主独孤鸿仍有传人,便非要从这传人身上找到修罗刀,连同其他中原武林的武学至宝统统带回西域……“双煞”狂妄放言,若是敌不过修罗刀,他们便向中原武林认输,归还各派兵器并立即返回西域,不再涉足中原。

这“西域双煞”,一个叫斩天剑武寻风,剑法精明,为人毒辣;另一个叫绝命枪陈霸天,只有一只眼,但一杆铁枪刚猛狠毒,伤了不少武林豪杰。这二人本是中原人士,二十年前因作恶太多而被中原武林高手赶出关外,从此隐居西域大漠。没想到,二十年后,他们凭借多年的埋头苦练,竟又回到中原,打败了八大门派的掌门人,而且夺走了他们的兵器,这对整个中原武林来说,不仅是劫难,更是奇耻大辱。

段九龄早已隐退江湖,但听到这个消息后,还是怒发冲冠,拍案而起。作为武林绝学修罗刀的传人,他不能继续沉默下去了。他与“西域双煞”约定,本月初八来一场比试……可是,四十年前,他已经答应了师父不再涉足江湖,不再与人动刀,况且如今那威力无穷的修罗刀早已被师傅毁掉……

所以,他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了徒弟阿钟的身上。可是,若没了修罗刀,要战胜凶残暴虐的“西域双煞”就没有了十足的把握。

他决定铸一把刀。可修罗刀不是普通的刀,材质十分难寻。于是,他用尽一切办法,七拼八凑,基本上找齐了当年修罗刀被毁掉后的残骸……

三、奇怪的刀

初八。天柱峰下。风和日丽,艳阳高照。

段九龄和徒弟阿钟来了。两个异域打扮的大汉早已等在了那里。其中一个人,只有一只眼。对,他们就是“西域双煞”。

“你们终于来了。修罗刀带来了吗?”斩天剑武寻风一脸傲慢。

“当然,没有修罗刀,怎么让你们死心塌地地回西域去?”段九龄道。

“段九龄,嘴硬是没有用的!”绝命枪陈霸天喊道,“废话不说,快亮兵器吧!”

“双煞”一起摆开了阵势。

“老夫年纪大了,就让我的徒儿先来领教两位的高招。”段九龄扭头冲阿钟点了点头,示意他出刀。

“那就别怪我们以大欺小了!”“双煞”异口同声道。

阿钟不禁有些紧张。毕竟,自己面对的,不是一般的高手,而是刚刚打败了中原多位武林前辈的“西域双煞”!但师父刚刚铸造好的这把修罗刀,又给了他充足的勇气。因为师父说过,这把刀的威力,曾经让整个中原武林为之轰动。自己已经学会了修罗刀法,只要全力以赴,胜算还是不小的。

想到这里,阿钟一伸手,“刷”的一声,从背后拔出了一把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兵器来。说它是刀,刀身两侧却一样厚重,没有刀刃;说它是剑,却又看上去粗笨无锋,毫无灵气。

“慢着!”武寻风两眼盯着那把兵器,大声问道,“这,这就是修罗刀?!”

“当然是啦!”阿钟替师父回答道。

“双煞”将信将疑地对望了一眼,互相说道:“管它是不是吧,先结果了这小子再说!”

“刷刷”两声,两人的铁剑长枪便如旋风般疾攻而来!武寻风使的是“斩天剑”里的一招“暗无天日”,陈霸天使的则是“绝命枪”的一招“风卷残云”!

见一剑一枪迎面袭来,阿钟慌忙提起手中的无刃刀,以修罗刀法中的一招“千钧一发”奋力抵挡——只听“当”的一声巨响,“双煞”的剑、枪一并刺在了阿钟手中的刀身上,一股强大的劲力震得阿钟整条右臂都开始发麻。

“双煞”却毫无知觉似的,挥枪提剑,再度进攻。

这一次,两人分别使出了更凶狠的招数。武寻风抬手,“嗖”的一声,直直刺出一剑,直冲阿钟面门,不待阿钟招架,却又瞬间将剑锋斜转,使出一招“扭转乾坤”,向阿钟左臂削来!

阿钟刚要应对来自正面的一剑,不想那剑却瞬间改了方向,于是慌忙将手中的无刃刀收回到左下方,瞬间猛提上来,“当”的一声,抵住了这阴毒的一剑,随即使出一招“横扫千军”,反手挥刀——又是“当”的一声巨响,这一刀正巧遇上了陈霸天疾驰而来的一招“饿虎出洞”!

“双煞”此时显得有些慌乱了——他们见多了各种刀法、剑法,可这刀不像刀剑不像剑的兵器,该如何应对、破解,他们实在难以捉摸。

而此时,阿钟手中的无刃刀越来越神秘莫测。来来回回,上上下下,横看像剑,侧看似刀,一时间把“西域双煞”看得头晕目眩。渐渐地,他们的气势越来越弱。

师父在一旁看得眉笑颜开,不停为徒儿喝彩。

“双煞”败相已明,却仍不肯认输,两人对视一眼,随即各自使出看家的招数,一齐向阿钟攻来!阿钟看准时机,握紧无刃刀,一跃而起,使出一招“铁索横江”,自左至右,向“双煞”砍来!

“当当”两声巨响,“双煞”不禁连连后退。就在此时,阿钟再次跃起,在“双煞”面前干净利落地挥了一刀。

这看似不经意的一刀,却让“双煞”一时乱了阵脚,惊恐之下,两人打了个趔趄,慌乱退后,把长枪和铁剑一起丢在了一旁。

阿钟这最后一刀,正是师父在修罗刀法中新加的一招——“仁者无敌”。

见“双煞”兵器已丢,阿钟瞬间收住臂力,收回无刃刀,向他们一抱拳:“承让!”

“咳咳——”段九龄笑着走过来,对“双煞”说:“胜负已分。按照咱们之前的约定,两位是不是——”

“西域双煞”满面羞愧。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样一把其貌不扬的刀,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竟然让他们在即将称雄中原武林之际功亏一篑,颜面扫地。

“看来中原确实是卧虎藏龙!我们认输了!明日我们便奉还各门派兵器,然后即刻回归大漠,再也不涉足中原!”两人说完,拾起兵器,悻悻而去。

四、无刃,无刀

铸刀坊,火炉旁。

“师父,看来用这修罗刀残骸铸成的刀,仍旧威力无穷呀!”阿钟摸着刀身,兴奋地说,“可是,当时您铸它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刃呢?”

“最好的铁,才能用作刀刃。而修罗刀上用作刀刃的那块铁,不在这里。”师父说道。

“您没有找到那块铁吗?”

“找到了,”师父说道,“但我没有用它。”

“为什么?为什么您要将那最好的铁弃而不用呢?”阿钟很是疑惑,“那块铁不能用吗?”

师父说:“那块铁,在四十年前被你的师祖打成了十几支铁钉,钉在了普度桥下的桥板上,这便是普度桥四十年依然坚固如初的原因。”

想起那天师父在普度桥边的举动,阿钟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您为了这座桥不受损伤,长存下去,普度众生,才舍弃了刀刃。无刃,所以无敌!”

“哈哈!就是这个道理!”师父欣慰地笑着,却突然挥手,将无刃刀扔进了火炉!

“啊!师父!”阿钟大叫着跳了起来,“您这是干什么?”

师父拍着阿钟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无刃,便无敌。那无刀呢?”说完,便向门外走去。

“那,那天下便太平了……”阿钟喃喃自语。

熊熊烈火的映衬下,阿钟发现师父远去的身影越来越高大。

本文链接:https://www.tongxuehao.com/a/59416.html